欢欢的故事
时间:2021-03-07

x 欢欢今晚穿得格外性感,这和平日的她有很大差别。

  说实话,欢欢不是个思想保守的人,同时她也讨厌那种封建的装在套子里的
人。欢欢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无论是女生还是男生,她都能很好地和她们做朋
友。

  欢欢不乏追求者,这是理所当然的,从入学的第一天起她已经被公认为商学
院的院花,而且这个地位在四年里都没有能被後来的学妹们挑战。欢欢的身材不
算高挑,只有刚刚一米六零,但她的皮肤相当的好,很白,而且很嫩,加上她玲
珑小巧的身段,和那无可挑剔的脸蛋,特别是夏天,无论走到哪里,她都是男孩
们关注的焦点。

  性格归性格,欢欢对性的态度却并不开放,也因为她在性观念上的保守,更
显得她是个纯洁的公主。今天的她却一反常态,穿一身性感的衣服,独自一人去
酒吧喝闷酒。她今晚很寂寞,心情也莫名地空虚——女孩子喜欢看小说,自然也
有样学样,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有意叛逆一下。

  其实说来也奇怪,这样一个优秀的女孩子,她的情感生活却一点也不如意。
从大一开始欢欢的仰慕者和追求者就从来没有少过,但大学四年了,欢欢除了大
一的时候拍过一次散拖,很快就分了手,接下来几年都一直单身,直到大四才又
拍了一次,但也是蜻蜓点水,到下学期就分了。现在正是找工作的时候,没有课
上,加上刚分了手,也就令这位公主的心情愈加空虚和寂寞了。

  分手是上个星期的事,那晚欢欢永远都忘不了。欢欢真的想不明白,自己哪
点性格让男生们如此难以接受了,为何大家可以很好地做朋友,却不能做恩爱的
情侣。

  和阿豪分手那晚欢欢老早就上了床休息,她不能让室友们看到自己沮丧的面
容。然而她却怎麽也睡不着,心里就像有块大石头,压得她喘不了气。

  直到凌晨两点了,欢欢决定出去走走透透气。她一个人偷偷下了床,离开了
宿舍,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校园里傻逛。四周静得出奇,一个人影都没有,哀伤
的空气彷佛凝滞住了一般。

  欢欢读的大学面积很大,欢欢就这样精神恍惚地走着。不知什麽时候欢欢的
後面出现了两个身影,开始欢欢还不怎麽留意他们,可是後来渐渐却有点不好的
预感——他们跟得太近了。欢欢的头脑一下子清醒了许多,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不行,不开心归不开心,也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冒险,她决定赶快返回宿舍。

  这个世界往往是越怕黑越见鬼,一切都迟了,欢欢还想加快脚步的,却被那
两个人抢了先,其中一人飞快地追上了欢欢,一下子就把欢欢抱住了。

  「你们要干什麽……」

  欢欢还来不及反抗,第二个人已经拿出一把刀,在欢欢的面前晃了晃:「放
聪明点,别出声。」

  这是欢欢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一下子吓懵了,那两人一个把欢欢连两手
一起抱住,另一个拿着刀子,就把欢欢往黑暗的地方拖。

  「怎麽办……」欢欢心乱如麻,自己还是女孩子啊,到底是贞操重要,还是
生命重要。为什麽这样的事情偏偏会让自己碰上啊。

  刷……,连内裤一起,欢欢的裤子一下被褪到了膝盖,只感到一只大手迅速
地伸到了自己两腿内侧。「不要,咳……」又一只大手卡住了欢欢的脖子,卡得
她透不过气来。

  欢欢本能地想拉开脖子上的那只手,双腿则紧紧地夹着,但已经迟了,少女
的私处已经被整个占据住,男人的手指拨开了欢欢的阴唇,数根手指在阴唇和阴
道口肆意地揉捏着。

  欢欢的衣服和bra这时也已经被另一个男人扒开,尖挺的乳头一下跳了出
来。

  这两个男人开始在欢欢赤裸的身上乱摸起来。

  「妈的,居然碰上个极品,今天真走运。」那两个男人显得异常兴奋。

  欢欢的身体第一次被男人这样抚摩,只觉得两片大阴唇被手指用力撑开,另
一只手指在她的肉缝中上下滑动,拨弄着她的两片小阴唇,却没有插进去,彷佛
那人知道她还是处子之身,特意留着开苞。两只乳房也被捏得不断改变着形状。
欢欢的乳房一般大,而且形状尖挺,两只乳头被来回揉搓摩擦着。

  紧接着,欢欢被後面那人按倒在地上,身上的衣服和裤子被扔到一边,她的
脖子仍被掐着,被人从後面牢牢制住,双腿被前面的男人分开,成了一个大字,
阴部一览无余地暴露出来。

  自己很快就要被强奸了。欢欢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怎麽办。前面
的人很快把自己的裤子脱了。虽然周围没有灯光,但藉着月光,欢欢还是看得很
清楚,那根夺去自己贞操的肉棒子,那也是欢欢第一次看到男人的东西。

  「原来性交就是男人把那东西插进女人的阴道里。」在那一瞬间,欢欢突然
明白了。想不到自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学懂了性知识。那男人已经把阴茎顶到了
欢欢的阴洞口。

  「好粗,不要啊。」欢欢心里哀哭着,但她只有眼睁睁地看着那男人从容不
迫地把龟头放在自己的喇叭口上。

  欢欢感到那男人用龟头在上面画着圆周,一点一点地往里钻。欢欢明显地感
觉到阴道口随着龟头的深入被逐渐撑开了,她的阴道里还不是很湿润,所以男人
进得不是很快,但欢欢还是感到下身传来一阵痛感。

  「呃……」欢欢喉咙里哼出痛楚的声音,但下身那根棒子依旧不断地深入。
欢欢觉得眼前的男人开始用力了,那根肉棒已经有大半挺进了自己的身体里,疼
痛感越加剧烈,彷佛要把自己的下身撕开一般。「呜……」欢欢疼得眼泪都要掉
出来了,双手紧紧抓着脖子上的那只手。

  终於,前面那根大肉棒完完全全地进入了欢欢的身体,男人的身体已经完全
贴在了欢欢身上,下身的疼痛感渐渐消退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阴道被塞满的感
觉,还有男人的阴毛贴在阴阜上的感觉。接着男人开始不断地把肉棒拉出来,又
插进去,来回不断地摩擦欢欢阴道里的肉壁。

  欢欢下面现在已经不觉得疼了,她被两个男人夹着,无法动弹,前面的那个
男人欢欢觉得他像只饿狼一样,一边抽插着,一边狂啃着自己的乳房、脸颊,似
乎恨不得要把自己吞到肚子里。

  这就是强奸吗?这就是初夜吗?第一次的她基本没有什麽感觉,事到如今她
也不再反抗,任由那男人在自己身上疯狂地舔着,咬着。

  欢欢觉得随着那男人不断地抽插,自己阴道里开始有些水分分泌出来,还有
就是当男人的身体接触到自己的乳头时,有种很奇妙但又形容不出来的快感。

  前面的男人越插越快了,像部停不下来的机器,突然,他用力抱紧了欢欢的
屁股,下身使劲地把肉棒全部挤进了欢欢的身体里,没有再往外拔。同时欢欢感
到塞满自己阴道的东西一颤一颤地在抖动了好长一段时间。

  「终於完结了吧。」欢欢心里想着,那个男人趴在自己身上,气喘如牛。後
面那男人却在催促前面的人赶紧让他爽一下。

  欢欢觉得下身不再涨了,男人抽出来的时候他的东西小了好多。那男人还把
手伸进欢欢阴道里捣了几下,再把手指拿出来仔细看了一会,高兴地说:「嘿,
真想不到啊小妞,你还是处女啊。」

  「是吗?」另一个男人也显得很兴奋,他淫笑着望着欢欢,把裤子一脱,就
直接把硬邦邦的阳具往欢欢阴道里插。

  「自己被破身了。」欢欢心里好难过。第二个男人一下子就插进了欢欢的阴
道里,欢欢只觉得阴道里滑滑的,好多分泌物,她还不知道那其实是第一个男人
的精液。因此第二个男人抽插起来容易了许多。

  这两个色狼也许是饿久了,两个都是一进去就急不可待地狠命抽动,由於欢
欢身体里的精液倒流出来,被他一插,就挤了出来。欢欢觉得整个下身都黏糊糊
的,还传来兹兹兹兹的声音。这次和上一次有点不一样,不但完全不痛,阴道里
还有点麻麻的感觉。

  「舒服……」欢欢脑子里闪过一个词——那太可耻了,自己是在被强奸啊。
但那却是实实在在的,不但阴道里酥麻酥麻的,这种感觉还开始扩散,连尿道也
开始有了感觉。

  「为什麽会这样。」感觉越是强烈,欢欢越感到羞耻。特别是当那男人偶尔
把阳具一插到底的时候,从阴道的最里端就传来一种象触电一样的快感。

  「呃……」欢欢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嘿,小妞,舒服吧?」那男人淫笑着。欢欢羞愧得把脸转到一边去。

  男人见欢欢有了反应,更加卖力地每一次都深深插到底,然後再拔出到阴道
口的位置,再深深地插到最底,每插一下,欢欢的感觉就会更进一步。

  「不要啊……」欢欢心里想着,想推开男人,可是哪里推得动。男人正是高
潮的迭起的时候,把欢欢紧紧地压在草地上,腰部快速地推送着。

  欢欢阴道里的分泌物越来越多,和第一个男人的精液混合在一起流出来,粘
得整个阴部都是,还有很多顺流而下,把欢欢的屁股也弄得湿湿滑滑的。那男的
终於忍不住了,一下把阴茎压到最底,体内大量的精液沿着输精管注射到欢欢的
身体里。射完了精,那男的还意犹未尽地把阳具猛抽几下,才离开欢欢的身体。
两个男人的精液和欢欢的体液混在一起,欢欢的下身一片狼籍。

  这时第一个男人又恢复了元气,欢欢刚缓过气来,又被第一个男人压在了身
下。「不要,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欢欢带着哭腔哀求道。

  「这麽轻易放过你?好容易碰上个处女,你乖乖地躺着让我们爽够了,自然
会放你回去,不会伤害你。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还没说完,他又一次把阳具
插进了欢欢的阴道。

  欢欢刚被两人轮了一次,全身无力,根本反抗不了,只得人任鱼肉,心中期
盼时间赶快过去。

  第二次两个男人都干得更久,又被两个男人轮了一次,欢欢的阴道口都被插
疼了,全身被压得骨头都快散架。这两个男人满足完了兽慾,才拉好裤子扬长而
去。

  可怜的欢欢筋疲力尽,起都起不来。幸亏是深夜,四周无人,而且黑漆漆一
片,欢欢赤身裸体在草地上独自躺了好久,男人的精液不断地从阴道流出来,沾
得草地和欢欢的阴毛上都是。

  欢欢终於忍不住哭了,这就是自己的初夜,21岁的某个夜晚,就这样轻易
地被两个男人夺去了。欢欢仰面朝天,她发现今晚的夜空好美,居然一直没有发
现,一点云都没有,月光洒在大地上,星星一闪一闪地眨着眼睛。只有他们,只
有他们才知道自己的孤独,现在连贞操也离自己而去了。

  休息了好久,欢欢才坐起来,拾起一旁的衣服穿上。她觉得好伤心,在草地
上抽泣了很久才离去,彷佛要在这片失去贞操的草地上留下纪念似的。

                (二)

  距离被那两个男人夺去处子之身已经有两个星期了,那晚过後,欢欢乾脆搬
出学校和妹妹租了一间房子,反正已经没有课上,人整天都百无聊赖的,欢欢也
不想留在那个伤心的地方。

  说起伤心,欢欢自己也搞不清楚是因为被人甩了伤心多一点还是失去童贞伤
心多一点。那男的居然说欢欢不懂得和别人交心,欢欢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什麽
才叫交心了。

  至於那晚被轮奸,其实除了第一次进入的时候疼的撕心裂肺以外,欢欢并不
感到特别难受,後来反倒还有些舒服,特别是被男人那里用力地顶到阴道底的时
候,有种很特殊的感觉。有时欢欢甚至会想多试一次,好好感受一下那份感觉。

  女人是最怕寂寞的,漂亮的欢欢也不例外。这也是欢欢今晚来酒吧的原因,
这段时间实在是寂寞难耐。慢慢地,欢欢从思忆中回过神来,已经在酒吧里坐了
很久了,今晚的欢欢穿得很性感,自然吸引了全场男人的目光。

  但除了偶尔有些很让人讨厌的男人过来搭一下讪说一些很无聊的话外,欢欢
基本没有碰到和自己想像中的那种情景出现:一位风度翩翩的男子出现在面前,
很礼貌地跟她打招呼,然後…………

  有时欢欢会抱怨自己是个中国女人,她讨厌中国人一手创造的文明,是那样
的无聊。中国的文化不赞同女孩子主动追求男人,而中国的男人偏偏又是最胆小
和最不解风情的,他们本身也不敢大胆地向女孩表白,以致象欢欢这样的漂亮女
孩居然也会寂寞。

  欢欢决定到舞池里疯狂一下,累了就回家休息。然而转机就出现在这里,欢
欢发现了一位帅哥,就在他身旁,这简直是给欢欢打了一针强心剂。她观察了很
久,确信他没有女伴,然後就总是在他身旁打转,不经意地让他看到自己。

  欢欢轻盈的体态加上她优美的舞姿,怎麽可能不被那位男士留意呢?很自然
地,他们双方对视着,微笑着,眼神里都在暗示着对方。

  他们的身体也渐渐贴近。欢欢再也忍受不了,震耳欲聋的音乐就像兴奋剂,
它使人类的潜能发挥到极点,她突然整个靠在了那个男的身上,双手勾住他的脖
子。那男的也搂住欢欢的小纤腰,两人就这样在舞池中舞动。

  欢欢把自己丰满的上身在男人的身上摩擦着,并且暗暗用力压,让他可以感
受到自己那惹火的身材。那男的也不甘示弱,双手在欢欢身上探索着,抚摩她柔
软的臀部,曲线玲珑的腰和背部,用嘴巴亲她柔嫩的脸蛋。

  欢欢已不能自控了,她觉得自己身体好热,下腹部有胀胀的感觉,下身彷佛
有一股暖流在运动,阴道口湿湿的,如果可能,她现在就要……

  那男的也不是笨蛋,就搂着欢欢走出了舞池,把她带到自己的座位上,介绍
给自己的朋友。原来他们一共有五个男的,另外那四个一看就知道是社会上的小
混混,打扮也分外猥琐。

  不过欢欢却不管那麽多,只要他喜欢其中一个就行。女人就是这样,总是把
问题一部分一部分分开看,只要一部分好的她欣赏,其余的部分她就不管好不好
了。

  所以各位男士假如发现某个很漂亮的女生喜欢了一个样子长得很丑的男生,
不要觉得惊讶,这个男的可能有一方面是很值得这个女的喜欢,比如眉毛或鼻子
什麽的,只要这一点让女孩子把握到了,其余部分就不管了。

  也因为这样,女孩子大多不喜欢舒琪,舒琪的五官都长得不好嘛,但男的就
不一样了,男的看问题是看全面的,只要组合起来好,就是好,组合起来不好,
某一部分特别好,也不能算是好。

  扯得太远了,说回欢欢的事。那男的说这间酒吧两点就要关门的,不如找个
可以通宵的卡拉OK房。欢欢同意了。

  於是他们就出了酒吧,在附近找了间店子。这店子的KTV房暗得很,而且
也比较隐蔽。当然,这更好了。虽然音乐开得很大,但唱歌的人就没几个。

  一进去,那男的就迫不及待地把欢欢按在沙发上,抓着她的脸,把嘴巴贴上
了欢欢温暖的双唇。欢欢本来还犹豫要不要和他接吻,结果一不留神已经被他深
深地吸住了,只好不管那麽多,和他热烈地吻起来。

  这男的接吻技巧相当熟练,用舌头挑开欢欢的牙齿,像一条蛇一样,卷住欢
欢的舌头,绞得欢欢差点透不过气。一边吻着,男人一边扒开欢欢的上衣,脱掉
她的乳罩,双手抓住他的双峰,抚摩起来。

  一旁的其余四个男人都看的直咽口水。欢欢也不管这麽多了,自从上次被破
身,自己身上的敏感地带变得更加敏感了,两个乳头被男的摸起来又麻又痒,非
常舒服。那男的松开欢欢的小嘴,开始亲吻她柔嫩的胸部,吮吸她因为兴奋而已
经突出的乳头,白嫩又柔软的乳房变得越加挺立。

  「呃……」欢欢舒服得舒了一口气,把男人的脑袋抱得紧紧的,生怕他离开
自己那美丽的胸脯。

  那男的肉棒也充满了血,隔着裤子贴在欢欢的大腿上,欢欢好想摸一把那可
爱的东西,却又不好意思主动。好在对方是个老手,彷佛摸透了欢欢的心思,主
动解开裤带,把裤子褪下来。

  「哇……好粗好长……」欢欢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要是全部塞进阴道里的
感觉会是怎麽样的呢,欢欢想着。

  这是那根棒子已经被放到欢欢手上了,热热的,硬硬的,一跳一跳,像个不
听话的孩子。欢欢也感觉到男人的一只手已经伸进了自己的裤裆,另一只手试图
脱自己的裤子。

  不知道为啥今晚欢欢完全没有羞涩感,也许是自己实在太需要了,连事後欢
欢自己也奇怪。

  她很配合地自己把裤子连内裤都脱掉,就在房间里五个男人面前,赤裸裸地
展示自己美丽的身体。很显然,其余四个都是马仔,他们只是在旁边盯得直流口
水,却没人上来瞎搅和。

  欢欢这时觉得自己的阴道里暖暖的,滑滑的。那男的手指很灵巧地按摩着欢
欢的大小阴唇,把欢欢阴道口的爱液带了出来,沾在欢欢的外阴上。

  慢慢地,随着他的三根手指划着圆周,其中一根手指已经到达了欢欢的阴道
口,并有规律地触碰着,弄得欢欢湿润的下体吧嗒吧嗒地响。

  「进去……」欢欢心里呼唤着,可那男的就是要吊欢欢的胃口,只在外面打
着游击战,搞得欢欢越加兴奋。

  「唔……」欢欢呻吟着,抓起那男的手就往自己身体方向压,意思是叫他把
手指伸进去。他这才把中指插进了欢欢满是爱液的洞洞里,在里面轻轻地搅动起
来。

  「噢……」一阵阵又酥又麻的感觉从阴道辐射开来。

  这时男人把全身的衣服也脱了,把自己的上身贴在欢欢的胸上,来回摩擦她
的乳头,一只手抱紧她,另一只手玩弄着她的洞穴,舌头也不闲着,嘴巴吻住她
的小嘴,和她热烈地接吻。

  这种全方位的进攻让欢欢舒服得禁不住把双腿都向两边分开了,尽情享受着
男人给她的服务。

  那男的阳具在欢欢手里也已经很硬了。他把欢欢阴道里的手指拿出来,把上
面的爱液都涂到自己的龟头上,然後,对准了欢欢的阴道口,抱住欢欢圆圆的屁
股,就往里面插。虽然欢欢的阴道很窄,但因为湿润,进去也很顺利,那男的一
下就把阴茎插到了欢欢的最里面。

  然而他的阴茎又粗又长,插到底了还有一点点露在外面。他又把阴茎拔出到
只剩龟头在里面,再插了进去。就这样开始了周而复始的抽插。这次的感觉明显
和上次不一样,欢欢只觉得下体传来强烈的酥麻感,那份感觉简直可以用销魂来
形容。而且随着男人的抽插的进行,阴道壁上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彷佛象触电一
般。

  「呃……呃……呃……」欢欢放肆地呻吟起来,那男的也被她的叫声搞得兴
奋不已,插了几下後,突然用力,把剩余在外面的阴茎也全部压了进去。

  欢欢的子宫颈突然受到强烈的刺激,一股强烈的快感象电流一样传便全身,
「啊……」,欢欢快乐得忍不住全身颤抖了一下。

  男人见找到了征服欢欢的方法,便使用九浅一深的方法,每插几下就突然来
个全部插入,每次用力欢欢都禁不住全身发抖,阴道里的爱液终於控制不住流出
来,随着男人的抽插,欢欢外阴一圈都是湿湿的爱液,过了不久还向下流到了欢
欢的屁股上。

  欢欢只觉得全身每个细胞都在快乐地跳舞,她如同痉挛一样,双手紧紧钩着
男人的背,双腿也钩着他的腰。虽然这男的是个老手,但因为很久没和这样的美
女干过了,也不敢做得太快,抽动了一会,就觉得快要射了。他把抱住欢欢,希
望停下来等下面的神经没那麽敏感了再做。

  可欢欢可不打算放过他,她把双腿一收,把男人的肉棒往自己洞里推。那男
的被欢欢一夹,一股快感沿着背脊骨往上传,他觉得自己快憋不住了,连忙抓紧
时间狠命地抽插起来。

  「拍、拍、拍」,两人的身体不断碰撞着,每次男人都把又粗又长的阴茎深
深地刺进欢欢的身体里。

  「呃……呃……呃……」,欢欢也被插得喘不过气来。

  突然,哪男的呻吟了一声,抱着欢欢的屁股一下子把阴茎尽全力插进她的身
体里,龟头顶开了欢欢闭合的子宫颈,紧接着,肉棒在欢欢身体里剧烈地跳动起
来,每一下都把大量的精液注射进欢欢的子宫。

  这男的估计是有一段时间没碰女人了,阴茎在欢欢阴道里跳动了好久,直到
挤完最後一滴精液,男人才长长地舒了口气,趴在欢欢身上,阳具慢慢地软了下
来。

  那个男的刚一离开欢欢的身体,其余的人就开始蠢蠢欲动了。欢欢并不大喜
欢另外那四个男的,可是做老大的那个居然同意另外的四个人和欢欢做。

  欢欢那时赤身裸体,衣服都扔到了地上,她见自己反正也是任人宰割,乾脆
就让他们上算了。

  这几个小混混平时当然是没什麽好东西吃的,今天居然可以干这样一个小美
人,个个都猴急得不得了。

  第一个刚上就迫不及待地把早已硬邦邦的阳具插进欢欢阴道里干起来。由於
欢欢阴道里有很多精液,他为了防止倒流出来,用衣服把欢欢的屁股垫高,然後
趴在欢欢身上,手抱着欢欢的屁股进行狗趴式插入,舌头在欢欢的脖子上脸上乱
舔。

  插了不到十分钟就一泻千里了。到了第三个上的时候第四个也按捺不住了,
捏开欢欢的嘴,把阴茎插了进去。欢欢被插得呛不过气,想不到那个老大不但不
阻止,还在旁边看好戏。

  做过的那两个也不歇着,过来在欢欢身上乱摸乱捏,欢欢迫於无奈只有任人
鱼肉,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被人肆意玩弄着,嘴里还要含着又热又粗的肉棒。
欢欢好担心他会把精液射在自己嘴里,但又苦於无计可施。

  那人把欢欢的嘴当成阴道,居然抽动起来,欢欢被他搞的呼吸都成问题。不
一会儿,欢欢就觉得嘴里咸咸的,那是男人的前列腺素。

「唔……」欢欢想把阴茎吐出来,可那男的狡猾得很,就是不然欢欢的脑袋
动,终於,一阵苦苦的液体喷在欢欢嘴里,欢欢因为躺着动不了,没办法只好把
精液全吞了下去。

  就是这样,欢欢被人当作性玩具,在KTV房里玩了一晚。那四人轮流和欢
欢做了两个循环,把欢欢的阴道都插得疼了,还不够,那个老大又把欢欢上了一
次,而且这次时间好长才射精。

  等他们五个人的性慾都发泄完了,已经快天亮了。他们还不让欢欢把衣服穿
上,要欢欢光着身子躺在沙发上,供他们观赏玩弄。

  他们轮番抠她的阴道和屁股,捏搓她的乳房,一直到早上快七点了,才让欢
欢穿好衣服离开。

  那晚欢欢阴道都给做肿了,可自从那次後,她发现自己居然爱上了被强奸的
感觉。


                (三)

  自从那次以後,欢欢还不时地去酒吧里和那些男人碰面,欢欢认识的人也越
来越多,多得连自己都叫不出名字。

  当然,欢欢和他们只是肉体上的关系,他们也从来都把欢欢当成是泄慾的工
具,他们从来都不用套子,都是一把东西放进欢欢体内就插啊插啊,插到忍不住
了,就像撒尿一样,把精液射进欢欢的身体里。

  欢欢虽然也对性交比较享受,但做得多了,渐渐地,欢欢心底的寂寞感又开
始弥漫开来,欢欢好想能和一个爱自己,而自己又爱他的男人淋漓尽致地做一次
爱。

  而且那些男人从来就不会怜香惜玉,经常把欢欢的乳头咬伤,经常把欢欢的
阴道插得又红又肿,甚至有一晚他们把欢欢绑起来,不管欢欢喜欢与否,十几个
男人轮流上,把欢欢嘴里,阴道里都灌得满是精液,那真是名副其实的强奸,除
此以外欢欢想不到有第二个词。

  还有一次欢欢本来没那份心思的,结果不巧碰到那几个小混混,虽然欢欢不
断拒绝,还是被他们拉去当了回打气筒。而且那晚欢欢刚好穿短裙,他们淫心大
发,把欢欢的内裤拿去了,害得欢欢回去路上都不敢大步走,生怕精液会流到腿
上。

  而且欢欢和妹妹同住,一回住处就尽快进了洗澡房,以免给妹妹看到。经历
过这些事情,欢欢对他们这几个烂仔头开始没什麽好感,有点想摆脱他们了。

  这天欢欢接到某个公司的面试通知,一大早就去公司里排队面试。面试的情
况还算可以,当然,以欢欢这样的条件的女孩是不难过关的,不但容貌出众,而
且气质大方,吞吐得当。

  大公司,应聘的人也多,面试完了已经是下午6点了,整整一天,欢欢累得
要命,中午公司就请吃了一盒饭,味道也不好,又没怎麽休息,欢欢现在最想的
就是家里的床了。

  「Hi,靓女。」也真是无巧不成书,欢欢经过那家酒吧的时候,正好那几
个熟悉人在门口,向她打招呼。到现在为止欢欢都没告诉过他们自己的名字。

  「今晚这麽早就出来玩啦?」

  「这样打扮蛮好看嘛,很对我胃口啊。」那群男人见到欢欢都兴奋莫名,上
前就想拉欢欢一起去玩。

  欢欢今天真的很累,实在不想搭理他们,她也没跟他们说什麽,直接甩开他
们就往前走。

  「哎呀,靓女今天这麽cool啊。」那几个家伙还想上来纠缠。

  「滚开,离我远点。」欢欢真的生气了,一脸怒容。

  那几个男的见欢欢这种表情,也不敢勉强,只有眼看着欢欢像个得胜的将军
似的自己走了。

  欢欢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妹妹正在看电视。欢欢的妹妹叫艳艳,今年高
三,租了间房安心备考。艳艳和她姐姐长的一样动人出众,两姐妹皮肤都很白皙
细腻,瓜子脸型,五官都长得恰到好处。尤其她们的眼睛都长得相当有灵气,简
直是有着公主的气质。

  「姐,今天面试顺利吗?」

  「还可以,就是累啊,我要洗个澡睡觉。你书看完了吗?要是累了就早点睡
吧,不要看那麽多电视了。」

  「好的,姐。」

  两姐妹习惯性地互相问候了一下,欢欢就自己进浴室洗澡了。为了省钱两姐
妹租的屋子不大,是个单间,幸亏还有浴室,虽然不大,但也有热水。

  洗个热水澡,真是祛除疲劳的好办法,欢欢一边想着今天面试的情形,一边
满意地笑着。

  洗着洗着,欢欢听到屋子外传来敲门声,奇怪,会是谁呢,甚少有人知道她
们在这里租了屋子,房租她们又刚交过,不会是房东啊。接着,就听到开门的声
音,是艳艳去开门。

  「谁啊?」欢欢问了一句。

  浴室里水声大,欢欢只能隐约听到外面有人在说话,艳艳也没有回答。这时
欢欢也洗完了,她关了水,穿上内衣裤。

  因为平时只有两姐妹,所以欢欢只拿了内衣裤进来换,欢欢就拿条大浴巾裹
好自己,出去看看是怎麽回事。刚一开门,天哪,居然是那几个男的,一共是四
个,居然被他们跟踪到家里来了。

  欢欢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当中的那个大块头,欢欢的印象是最深的,他的阳
具又粗又大,性慾也特强,能坚持很久,而且一次过後很快就能「回春」,现在
这家伙正色迷迷地盯着自己的妹妹艳艳。怎麽办?这次真的是引狼入室了。

  其中一个光头佬扭头一看欢欢刚好洗完澡出来,裹着浴斤,露出雪白的大腿
和肩膀,显得格外性感。他嬉皮笑脸地走过来,对着欢欢的身体从下往上深深地
吸了一口气,「好香啊~~嘿嘿。」

  「你们……」欢欢也不知道该说些什麽。

  「靓女,有没有想念我们啊。我们今天是特地来告诉你的宝贝亲妹妹你是怎
麽的需要我们的,嘿嘿~~」

  「你们……怎麽可以……」欢欢好後悔啊,居然让他们抓着了自己把柄,要
是让艳艳知道之前自己做过的事情,那可怎麽办啊。

  欢欢心里又羞又急。那光头佬见一句话就把欢欢吓住了,更加肆无忌惮,一
把抱住欢欢,就扯掉了她身上的毛巾。

  欢欢也没有挣扎,只是小声地哀求道:「你们要搞就搞我,不要碰她好吗,
她还小啊。」

  「嘿嘿,不小了,可以吃了。你也知道我们想要什麽,你们两姐妹把我们喂
饱了,我们也不会伤害你们。你要是不听话,小心我告诉她你这个做姐姐的是个
怎样的荡妇。」

  光头说完,把欢欢的内衣裤都扒掉,把软绵绵的欢欢扔到了床上。虽然他们
和欢欢已经不是第一次,但欢欢柔嫩的皮肤,曲线玲珑的身材还是让这群男人欲
火焚身。光头佬在欢欢身上乱摸乱舔了一阵,下面那玩意已经又硬又胀了。

  旁边几个也受不了了,把一旁的艳艳拉过来,七手八脚地就脱她的衣服。艳
艳也许是吓呆了,也不敢吭声,三个男人一下子就把艳艳脱了个精光。17岁少
女的侗体呈现在众人面前,彷佛一尊完美的雕塑。一旁的欢欢看在眼里,差点眼
泪都流出来,都是自己害了她。

  艳艳虽然只有17岁,但体形已经发育得很好了,大块头要艳艳躺在欢欢旁
边,自己把衣服脱了坐在艳艳身上,两只手分别抓住少女的乳房,把阴茎夹在乳
沟里摩擦起来。

  欢欢看着那巨型阴茎在妹妹的一对肉球之间逐渐变大变长,妹妹才17岁,
能承受得了吗。

  「不要,求求你,你会把她弄伤的,你要搞就搞我吧,求求你。」欢欢哀求
道。

  那大块头听了反倒更加得意,「你妹妹算是捡到了,我多操她几下,她的肉
洞才有锻炼的机会。」

  这时光头佬已经按捺不住了,他用手掰开欢欢的小穴,毫不留情地一下子插
了进去,开始运动起来。

  剩下的两个男人其中一个也把衣服脱了,对大块头说:「老狼,你要是不上
的话就留给我来了哦。」

  大块头一听,连忙说道:「谁说的,这女的洞我是插定了,你要爽就爽前面
的。」

  说完他把身子挪下来,双手分开艳艳的腿,把肉棒对准了艳艳的肉洞。

  「好妹妹,让哥哥带你上天堂……」说完一用力,就把阴茎插进了艳艳的阴
道。

  由於艳艳的阴道还比较干,大块头的东西又大,艳艳疼得「哎呀」了一声,
但大块头可不管那麽多,一使劲,就把硬邦邦的肉棍捅进了艳艳柔软的身体里。
刚才说话那个男的也不浪费,爬上床坐在欢欢身上,就把阳具往艳艳口里送。

  最後第四个男的也效仿他,坐在欢欢身上把阴茎插进欢欢嘴里。那男的把欢
欢的嘴当成肉洞,狠狠地往里面插,龟头顶到了欢欢的喉咙,他的阴毛又长,弄
得欢欢的鼻子痒痒的,差点连气都喘不过来。下身也被光头佬玩命似地抽插着。

  本来两姐妹睡觉的床,现在上面多了四个赤身裸体的男人,一张不大的床上
挤满了一堆肉,这种景象可不多见。

  随着光头佬肉棒和欢欢的肉洞内壁不断摩擦,欢欢开始觉得兴奋感上来了,
全身的血液都在加速。肉洞里的爱液也开始多起来,随着阴茎的一进一出发出特
有的响声。

  对於这种声音欢欢是再熟悉不过的了,同时她也听到自己的妹妹因为兴奋而
呻吟起来。艳艳和欢欢正好是颠倒方向睡着,欢欢可以清楚地看到艳艳被操的情
形,大块头那根又粗又直的棒子被少女柔软的阴道紧紧包裹着,粉红色小阴唇因
为兴奋而略微向外张。

  大块头的肉棒整根都是湿漉漉的,妹妹小阴唇上也沾满了被大块头带出来的
白色爱液,欢欢有点担心妹妹是在排卵期,居然有这麽多分泌物。

  欢欢知道妹妹也同样能看到自己的洞是如何被插的,但她控制不住自己,下
体的舒服感越来越强烈,阴道里也越来越湿滑。

  欢欢忍不住开始扭动腰肢,去迎合光头佬的抽送。两姐妹下体发出的「吱吱
吱」的声音都越来越明显。欢欢看到艳艳下面更湿了,浅白色的分泌液体流了下
来,沿着屁股缝。欢欢知道妹妹被大块头插到高潮了。

  这时四个男人都已气喘吁吁,欢欢听到那个在插妹妹嘴的男人说了一句:
「小妞,口交技巧不错嘛,男朋友教了你不少吧,嘿嘿……呼~~~」

  大块头也开始加速抽送,硕大的肉棒迅速拉到最外面,又狠狠地插到最头,
下面吊着重重的肉袋子,也一下一下的拍打着妹妹的外阴,那里面一定装满了精
液,欢欢想。

  这时艳艳快乐得嘴里不断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下体也是湿漉漉一大
片。大块头终於忍不住了,龟头处一股强烈的快感沿着脊髓传到脑部,他连忙紧
紧抓着艳艳柔嫩的屁股,把身体往前一倾,整根又湿由热的棒子全部没入了艳艳
身体里,欢欢已完全看不到他的阴茎,只看到他和艳艳两人的阴毛交织在一起。

  大块头射精了,他情不自禁地把阴茎用力向前顶,把精液注射进了艳艳的身
体里面。欢欢看到妹妹的身体强烈地抖动了一下,她知道妹妹因为子宫颈受到了
龟头的挤压产生强烈的快感,又一次高潮了。居然妹妹连高潮的反映也和自己一
样。

  过了不久,光头佬和另外两个男人也分别在欢欢的阴道里,艳艳的嘴里和欢
欢的嘴里射出了白浊的精液,弄得姐妹俩全身都是腥味。

  那两个和她们口交的男人都顶着她们喉咙射精,欢欢只觉得喉咙里很苦,一
呛,就吞了不少,只吐了很少出来,妹妹吐出来的也不多,大部分都吞下去了。

  六个人都累坏了,赤裸裸地躺在床上休息,尤其是两姐妹,分别给两个大男
人压了这麽久,全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正休息着,突然又有人敲门——天啊,
会是谁呢,如果是朋友,见到我们这样,岂不是——欢欢好担心。

  大块头一个箭步去开门,啊,又是一群臭男人,原来他们是约好分批上来享
受的,好狡猾。欢欢现在只期望这几头狼赶快吃饱了送走他们。

  上来的有五个男人,见到大块头他们四个都赤身裸体,早就兴奋得不得了。

  「妈的老狼你们就爽了,这两个女的正点啊。都给你们弄得这麽脏了,来,
过来帮大爷洗澡。」他们五个把衣服也脱了个精光,「嘿嘿,我们今天来开个全
裸party。」

  说完,他们抓起筋疲力尽欢欢和艳艳,把她们往洗澡房里拖。

  「我们也去,顺便洗一下。」刚才那四个也跟了进来。

  欢欢抚着妹妹的背,安慰道:「没事的,很快就会没事的。别怕。」

  艳艳望着姐姐,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两个人就和那九个男人一起进了
浴室。欢欢见妹妹这样反倒更担心,她今天看起来居然格外镇定,不知道是不是
给吓呆了。

  「姐妹情深啊,哈哈……来,你们两姐妹好好服侍大爷们。」

  「不如我们这样,要她们用对奶头来帮我们洗,不能用手。」

  「好,这个玩法不错。」

  他们拿起沐浴露,往欢欢和艳艳的胸部一抹,要欢欢和艳艳用乳房当浴棉给
他们清洁。两姐妹肉随砧板上,只有乖乖地做他们的玩物。欢欢轮流抱住每个男
人,用沾满沐浴露的乳头上下摩擦着他们的身体,前面磨完了再从後面磨。

  「快点快点,好舒服……」那些男的尽情地享受着。

  和着滑滑的沐浴露,欢欢不觉得怎麽难受,反倒当乳头滑过男人的身体的时
候,两颗小肉粒都带来麻麻痒痒的感觉。欢欢和艳艳的乳头都被磨得突了出来,
突出後一摩擦,感觉更加强烈。

  欢欢甚至觉得阴道里也开始有些热,有些滑,当给第四个男人洗的时候,她
忍不住「呼」地舒了一口气。那男的被她一挑逗,也忍不住了,就地叫欢欢跪下
来,从後面就插入欢欢阴道里干起来。

  欢欢乾脆也不抗拒了,在妹妹面前欢快地呻吟起来。艳艳其实也很兴奋,两
个乳头给男人的皮肤摩擦得挺立起来。

  其中一个刚来的说道:「他妈的你们还真不会怜香惜玉,把两个妞的嘴搞得
都是精液。人家是有文化的人,嘴是用来接吻的不是用来操的。」

  说完就叫艳艳把嘴张开,用水冲洗乾净,接着就和艳艳接起吻来。正在干欢
欢那个也不示弱,他命令欢欢躺在地上,把欢欢的嘴也冲乾净,改为从前面操,
同时和欢欢嘴对嘴接吻。

  在和艳艳接吻受到感染,也把艳艳按在地上干起来。於是浴室又成了他们泄
欲的场所。欢欢突然觉得自己好可悲,自己还没有和心爱的人接过吻,却被无数
不认识的男人把舌头深进自己嘴里搅动;还没有和心爱的人上过床,却被无数不
认识的男人在自己身体里射精,而且自己还把妹妹给赔上了。

  这时大块头的东西又立起来了,他有个新的提议:「喂,我们今天就不要口
交了如何,我们九个男人,加上等一下还要来五个,十四个,我们给这两个小妞
好好洗洗如何?」

  「洗洗?洗什麽?」

  「笨蛋,当然是她们的子宫,我们用精液好好给她们的子宫冲刷一下。」

  「好好……」他们都齐声同意。

  什麽?居然等下还要来五个?欢欢听了觉得想晕倒。这些男人个个都如狼似
虎,难道要搞死她们两姐妹不成。

  果然,过了不多久,又有人敲门了,又上来五个,一共十四个人。

  欢欢和艳艳在浴室里被操够了,又给推到床上继续干。她和艳艳颠倒躺着,
那些男人在他们的屁屁下垫了枕头,使她们往头部倾斜,按他们的话说这样是要
让精液彻底地流进子宫里,他们要帮她们清洗子宫,然後轮奸就开始了。

  两姐妹被插得晕头转向,都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个循环,那些男的互相模仿着
招式,他们都是从正面进入,双手抓着欢欢或艳艳的屁股,一边咬她们的乳头,
或强行和她们接吻,一边不断地猛插,然後把精液射在最里面,有的手长的,还
用手指去抠欢欢和艳艳的屁眼。

  两姐妹因为屁股被枕头垫了起来,开始被一两个操完後真的没有精液倒流出
来,但後来精液实在太多了,也开始往外流,把两姐妹的外阴、阴毛都沾湿了。
欢欢好担心妹妹,她看起来像是在排卵期,她怕妹妹会因为这样而受精。

  十四个男人车轮战地奸了欢欢和艳艳一个晚上,直到第二天四点多才鸣金收
兵。十四个大男人都操得精疲力竭,但他们还不善罢甘休,在屋子里翻箱倒柜,
拿走了好多欢欢和艳艳的内衣裤,还把欢欢和艳艳的挂包倒了个底朝天,记下了
欢欢和艳艳的姓名、手机等,把她们的钱也拿光了,说是干了一夜要去买补品,
才吹着口哨离开。

                (四)

  那群男人走了好久,欢欢和艳艳才勉强缓过气来。欢欢觉得阴道口附近又辣
又疼,像被火烧一样,两条腿因为被长时间用力分开,合起来也觉得疼痛难忍。
欢欢第一时间看看妹妹怎麽样了。

  艳艳也是精疲力竭,软绵绵地躺在床上,两条腿无力地微微向两边岔开,两
片小阴唇象合不拢的嘴唇,把少女那隐秘的部位清清楚楚地展示出来,欢欢可以
看到那浊白的精液,已经液化了,流到了床单上,艳艳的大腿根内侧一大片都黏
糊糊的。

  欢欢想妹妹一定和自己一样,下身红肿疼痛。她怜惜地用手帮妹妹轻轻把两
片小阴唇重新合上,

  「是不是很疼。都是姐姐不好……是姐姐……没有保护好你。」

  「不,姐姐,其实……其实……我一早就知道你和他们的关系的了……」

  「你说什麽……」艳艳的话着实让姐姐吃了一惊。

  「对不起,姐姐,我不是故意的。」艳艳表现的十分冷静。

  「其实我已经不是处女了,有好几个晚上你很晚才回来,那时我还没完全睡
着的,我有几次都觉得你衣衫凌乱,身上还有点精液的味道,而且一回来就迫不
及待地洗澡,洗好久,所以我就产生了怀疑,於是有一次你出去的时候我也偷偷
跟了出去,我都看到了。」

  欢欢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17岁的妹妹在自己面前彷佛像个陌生人,
她说的话一点也不符合在欢欢心里应有的小孩子的地位。

  「姐姐你千万不要责备自己,昨晚我开门见到他们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接下来
会发生什麽的了,我实际上……并不抗拒的。」艳艳继续慢吞吞地说。

  「只是想不到他们这麽狠,一下子来这麽多人,差点把我们两姐妹害死。」

  欢欢这才留意到艳艳下体虽然又红又肿,却没有流血,可见她说的是真话,
妹妹确实已不是处女了。

  欢欢便追问:「告诉姐姐,你是什麽时候不是女孩子的,你才17岁啊。」

  艳艳把低着的头抬起来看着姐姐,良久,她才抓住欢欢的手,讲出了自己的
故事。

      ***       ***       ***


  艳艳的初恋发生在初三,如果准确说起来,艳艳在初一的时候就暗恋上了班
里的一个叫阿文的男孩子。阿文在班里实在是个很普通的人,成绩平平,又不懂
得出风头,样子也说不上帅,但艳艳不知为什麽就是喜欢上了他,而对於其它众
多追求艳艳的男生都不屑一顾。

  无独有偶,阿文初一入学时一眼也相中了艳艳——这朵班上的鲜花。可是这
份少男情怀却一直未敢表露出来,就连好友拿他的心事来开玩笑时,他也极力否
认。那时的艳艳也还是个小女孩,留着一头短发,终日不可一世样,因此二人虽
然暗恋对方,却都不肯首先承认,甚至还经常故意斗嘴。

  随着时间的流逝,两人始终没有进一步发展,然而却也无法忘记对方。初中
是青春的发育高峰期,到了初三的时候,阿文已经是个大小伙子了,而艳艳也越
加美丽动人,胸前的那两块小馒头已高高隆起,圆圆的屁股,纤细的腰肢,女孩
子的美丽特质毫无保留地体现在艳艳身上。艳艳也开始懂得为自己精心修饰,她
留了一头长发,每天上学都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身边的追求者更加多起来。

  阿文和艳艳的心理已摆脱了以往的幼稚,终於有一次,艳艳和阿文一起放学
回家,两人快乐地聊着天。阿文的家近,到了阿文家楼下的时候,艳艳很不好意
思地小声问他:「阿文,其实初中这三年里,你觉得我们班里面哪个女孩子最好
啊?」

  「除了你,我们班的女孩子我从来都没放过在眼里」阿文虽说平时迟钝点,
但女孩子都已经把话挑得这麽明白了,他还不至於笨到不开窍。

  「真的吗?」艳艳欣喜地抬起早已粉红菲菲的脸蛋,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望着
阿文。

  「当然是真的。」阿文不失时机地在艳艳滚烫的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也就
是从阿文的这个吻开始,两人开始了甜蜜的初恋。

  中国的教育制度是相当残酷的,初三时的阿文和艳艳要应付高中入学会考,
每天上课上到9点(初一和初二一般是5点放学,也有的地区从初一开始就要加
班加点的),回家後还要开夜车(也就是复习到深夜凌晨),中午休息,晚上吃
饭,以及自习课就成了两人在一起的最好时间。虽然这麽艰苦,沐浴在爱河中的
艳艳仍然觉得初三那年是最甜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