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陷的骚女孩
时间:2021-03-07

x 第一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

那是很多年前的一个秋天,升入了高中三年级的我,转入了一个新的班级,秋高气爽,尽管天气已经慢慢转凉,学校里的女孩子们却依然穿着清凉,这让一脸青春痘,一颗躁动心的我亢奋不已。

来到新的班级,我四下张望,这个班虽然是理科班,女生的质量还是挺不错的嘛。我尤其注意到了几个女孩子,有脸蛋精致的,有身材高挑的,有穿着大胆的,燕瘦环肥,各有特色。现在回想起来,十八岁的年纪,每个女孩都是鲜嫩漂亮的。

几周之後,我很快融入了新的班级,生活依旧悠闲自在,然而就在这看似平淡普通的一天,发生了一件不起眼的小事,为後来长达几年的故事拉开了大幕。

这件事就是:换座位时本来个子很高的我,因为不守规矩,上课睡觉玩游戏机,逃课打架,被老师特殊照顾调到了前几排,并把我安置在学习委员的身边,希望能带动我好好学习端正态度,当然,这个学习委员,是个女孩,是个学习态度端正的女孩,是个学习态度端正家教较严的女孩,最关键的,是个挺漂亮的女孩。

於是,乖乖女和野小子的老套故事就这麽开始了。之所以成为老套的情节,就是因为它的合理性和必然性。其中的细节,也不必赘述。

班里有个女孩叫晶晶,她有着高高的个子,瘦削的身材和一双迷离的双眼,当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就认定,这是个骚货。她和梅是好朋友,每天都在一起,哦,对了,梅就是我的新同桌的名字。晶晶交了一个男朋友,瘦小,丑,猥琐。大家都不知道,为什麽看起来条件不错的晶晶会找这麽一个男人,可是後来我知道了。

身为处男,精虫灌脑的我,一心想着能在这些漂亮的女孩子身上揩点油,最开始我盯上了晶晶,可是始终没有什麽好的机会可以接近。自从换座位之後,我开始有意的接近梅,因为我发现,她是一个尤物。梅的脸蛋不是很惊艳,但是她有一双丹凤眼,俗称「狐狸眼」,有着白皙的皮肤和一双厚实的红唇。身上总有一种让人很舒服的香味,我想这大概就是後来人们常说的「处女的体香」了吧。

在日复一日的同桌生涯中,我们慢慢的互相了解。她的家教比较严格,也没有交过男朋友,比较上进,不愿意早恋,最大的愿望就是提高自己的学习成绩,家里的要求是上完大学再交男朋友结婚,不接受婚前性行为。在我们那个年代,这也是大部分女孩子的想法。这一切似乎都很完美,然而,後来发生的事情说明了,程朱理学害死人,人,永远不要与人性作斗争。

我虽然很懒很爱玩,但我的成绩并不差,甚至可以说,有点不错。我总能用最少的时间,弄懂课本上的知识,然後就随心所欲地玩,这在当时那个人人拚命学习的环境下算是个异类。在梅的带动下,我总是和她一起学习,而理解能力和思维能力超强的我,也总是给她讲题,革命的友谊悄悄的结下了,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好,孤男寡女之间暧昧的气氛,也慢慢的弥漫,弥漫到了教室,弥漫到了校园。

我和她的关系发生实质性的变化是在转过年的六月,燥热的夏天,此时,我们已经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有时候还会讲一些性方面的话题。她也从来不拒绝我,我发现她在这方面还是比较单纯的,总是像好奇宝宝一样,偶尔还会和我讨论几句。一个周末,我们相约到书店买书。

见面的时候让我挺意外,她穿了一件白色的薄衬衫,里面的内衣轮廓都能看到,下面穿了一条有点短的裙子,露出两条白白的大腿,配上刚剪的短发,竟有种特别的感觉,看惯了学校里紮着马尾穿着校服牛仔裤的样子,今天的她让我心里痒痒的。有说有笑的在书店逛了一圈,我的心思一直都在那两条丰满的白花花的大腿上,有点心不在焉,总想伸手去摸一摸。

「好累啊,我们去那边坐一会吧。」她指着书店外面高高的窗台说,我自然不会拒绝,牵着她走到一个人比较少的角落,先坐了下来,她却摸了摸那冰凉的大理石台板,好像是觉得凉,又或是在意上面的浮土。

我知道机会来了,笑着说:「要不你坐我腿上吧。」她看了看自己的短裙,彷佛没在意一样:「好啊,那我可真坐了啊。」就拢了拢裙子,面朝我的右手,侧坐在我的腿上。

等到坐下来,我和她才意识到,此时的姿势多麽暧昧。我左手趁势环住她的腰,右手则握住她放在大腿上的手,几乎是把她环在怀里,这是我们第一次凑得这麽近,本来还有说有笑的,突然一下子沈默了下来,气氛越来越暧昧,我凑近她的脸颊,闻到了她那淡淡的体香,鸡巴一下子就硬了,我双手开始在她身上小心翼翼的摸索,她一开始还坐得挺直,随着我的手慢慢摸向她赤裸的大腿根部,她低着头红着脸,整个人都瘫在我怀里,我右手在她白嫩滑腻的大腿向上摸索,她的双手无力地抓着我,不让我摸得太深。

我用嘴在她涨得通红的脸蛋上轻轻的吻着,她的脸蛋很滑,本来白皙的皮肤变成了粉色。我感觉运动裤下的鸡巴涨得难受,就稍微往上顶了顶,正好顶在她两条大腿中间。我贴着她的脸蛋,慢慢的游移到她小巧的耳垂上,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她抓住我右手的双手彷佛不那麽坚定了,一步一步後退着,我含住她的耳垂,轻轻的在她耳朵眼里呼出一口气,右手趁机继续向上,伸进了她的短裙下面摸到了她股沟的内裤。

我挺了一下下身,偷瞄了一眼周围没什麽人注意这边,便又把精神投入到了怀里这副未经人事的少女躯体上。我怕惊了她,不敢太过分,环住她的手也不敢贸然伸进她的衬衫里,右手则在她内裤边缘慢慢抚摸着,同时慢慢的在她脸上轻吻着,有时含住她的耳垂,有时呼一口气,有时伸出舌头舔一舔,慢慢的吻到她唇边,就在我想含住她那嫣红丰厚的嘴唇的时候,她一下子躲开了。

「不要。」她说。

「让我亲一下,宝贝儿。」我把她揽得更紧。

「别……」

「就一下。」

「别……别这样,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你还真明白,我心里想。我不再强求,又继续轻轻亲吻她的脸颊,脖子和耳朵,同时挺了挺鸡巴,我感到我的龟头隔着我的裤子和她的内裤,顶到了她的阴部,她没说话也没动,只是低垂着头,满面绯红,无力地抓着我在她赤裸的大腿上四处乱摸的右手,我觉得龟头顶在她身上很舒服,就一边亲她一边两手并用的乱摸,一边一下一下地用龟头顶她的阴部,这时也顾不上有没有人看到,我闻着她那让我起性的体香,一边摸着她大腿的柔软滑腻,一边感受着她阴部和我龟头隔着几层布料的摩擦,脑中一片空白。

只听到我和她的呼吸越来越重,越来越重……快感累积得越来越高,我再也坚持不住,一下子射在了我的内裤里,鸡巴一下一下的抽动,射了好久才结束。

我们几乎是跑着离开的那个地方,我不确定是否有人看到了,走出很远,她还是满脸红霞,「讨厌!」她推着我,看起来好像是埋怨,可是怎麽看怎麽像撒娇,我哈哈大笑不说话,一把搂住她的肩膀,抓住了轻轻打过来的小拳头。

回家的路上我得意洋洋,刚才真是爽,女孩子的大腿怎麽那麽柔软,那麽肉感,皮肤怎麽那麽好,只是觉得裤裆凉凉的不舒服,仔细一看,我的运动裤上湿了一片……

经过了这件事之後,我们之间的关系明显亲密了许多,不在学校的时候,她会允许我牵着她的手或者搂着她,换作以前这是不可能的,这个家里管束很严的女孩,在我的紧逼下後退了自己的防线。从这以後我每天都在考虑下一步如何,一心想要把这尤物搞上手。

不久後的一天,一个机会来了。

又一个秋天到了,我们也要升入高三,快开学的时候学校组织看电影,这麽好的机会我怎麽能放过。去电影院的路上,我故意走得很慢,梅似乎也预感到会发生什麽事,居然又穿了裙子,一件淡黄色的连衣裙,并肩和我走在最後,我趁四下无人注意,在浩浩荡荡的全年级观影队伍末尾,悄悄地握住了梅的手,她只是挣紮一下就放弃了,反而跟我十指相扣。我心中暗喜,这妮子平时可在意自己在学校同学之间的形象了,从不跟我有任何过於亲昵的接触,只有在校外没人认识的地方才稍微胆大一点,不像晶晶和她男朋友小鹏,在教室里就经常旁若无人的搂搂抱抱。

到了电影院,我们很默契的挑了一个阴暗的角落,一边聊天一边等待着电影的开始,过了一会,梅说她有点冷。我心想能不冷麽,都几月份了还穿连衣裙。

就脱下我的校服上衣披在她的腿上。

「把衣服脱给我,你不冷吗?」她小声的咬我的耳朵。

「你不冷就好。」事实上我还真有点冷。

她默不作声,双手抓起我的右手放在我披在她腿上的衣服里。我心里暗喜:「有戏!」便先装模作样的看了一会电影,然後趁她不注意的时候,一下子插入了她的两腿之间,她全身抖了一下,我扭过脸冲她坏笑,她妩媚地白了我一眼,看起来并不怎麽生气,只是两只手抓着我的手腕,双腿夹得紧紧的。

我把盖在她身上的衣服往上面拉了拉,右手开始在她大腿根部乱摸,轻轻的触了几下她的阴唇的位置,见她没什麽反应,便放心大胆的摸了起来,由於她在我右边并排坐着,我的胳膊便压在她的胸部,彷佛能感到她呼吸的起伏和胸前的那团肉。我用中指在她阴缝来回的扫着,一会又用手掌整个按下去,她的腿慢慢开始不夹得那麽紧,我好像弄得她很舒服,彷佛能听她到细小的哼声,在震耳欲聋的影院音效下,我居然听的很清楚。

当我感到我的手和她的内裤上面都沾满了她的淫水的时候,我已经不满足於隔着内裤摸摸了,我用一个手指拨开她内裤的边缘伸了进去,当我的手指碰到她阴唇的那一刻,她突然抓住了我的手用力拉了出来。我没说话,起身走了出去。

第二章 直捣黄龙

我觉得鸡巴硬得难受,弯着腰低着头向安全通道走去。

「操!总这样早晚憋出前列腺炎。」我心里暗骂。

正胡思乱想,突然觉得眼前的地上多了一双穿着凉拖鞋的小巧的脚,紧接着脑袋一痛,只听:「啊!」的一个女声,紧接着就是「扑通」一声闷响。

我意识到我撞到人了,这时也顾不得裤裆里那硬邦邦的家夥,赶紧直起腰抬头看,一个女孩正躺在地上看着我,面带愠色,原来是晶晶。

「没事吧?」我上前想把她拉起来。

「想什麽好事呢?这麽入神呀。」她变了变脸色,用一贯的甜腻腻的语调说道,一双桃花眼在我身上扫来扫去。

「没……没什麽。」我慌张的支吾着。我打算赶紧离开这地方,却没注意她那有点古怪的表情。

我拉起她,错身想走出放映厅,突然感觉有只小手在我裆部轻轻蹭了一下,吓了我一跳,我狐疑的回头看,却只看到晶晶的背影,慢慢地走向後排。

带着满脑子的疑惑,我走进了卫生间,拉开自己的裤裆,本来想自己解决一下,经过了放映厅门口的那一幕,本来昂首挺胸整装待发的小兄弟却垂下了头。

我领悟了「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彷佛说的不是打仗的事。

洗了把脸整理了一下,我走出卫生间。脑子里还在想刚才裆部那只小手,是无意的?还是故意的?一抬头就看见梅站在不远处看着我,好像想过来,又有点犹豫的样子。我快步走到她身前看着她。

「你生气了?」她低着头,声细若蚊。

「没有,我生什麽气啊,就是去个厕所。」她突然抬起头一下子环住我的脖子,踮起脚尖,那红艳艳的双唇凑到我的跟前,在我的嘴唇上轻轻的一触即离。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却已经转身逃进了放映厅,耳边只回响着一句话。

「这是我的第一次,你可要记住。」我顿时什麽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没了,心中暗喜,也跟进了放映厅。

回到座位上,梅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电影,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消退,我心想你这习惯可不好,还没怎麽着呢脸就红成这样,任谁看不出来有事啊。

坐了一会我又不老实起来,环顾四周没什麽人,有几个坐得近的也在认真看电影,就扭过脸去想亲她,她却笑着躲开了我的狼吻,抓住我的手轻轻说:「别闹,看电影。」我又开始轻轻挠她的手心,她笑得更欢,在我腿上轻轻捶着。就在我们打闹的时候,我看到靠右边的角落里一个人也在向我这边看。

是晶晶,我彷佛看到坐在她身边的小鹏,背对着我这边侧趴在她的怀里做着什麽,她却看向我们这边,带着一脸玩味的笑容。

「怎麽了?」梅看我放慢了动作,注意力似乎不在她的身上。想回头看看我在看什麽,我趁势,一下子扳住她的下巴,一口亲了上去,她在我怀里扑腾了一下,就不动弹了,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双手则抓住了我的衣角。我吸吮着她那丰厚的双唇,用舌头挑拨着伸入了她双唇之间,在里面探索着,她的牙齿紧紧地咬在一起,我没有办法,只好含住她的嘴唇反覆吸吮,慢慢地用舌头在她的牙齿上面轻舔着。过了一会,她终於不咬得那麽紧了,我趁势把舌头插了进去,用力地撬开了她的牙齿。她口中的那甜甜的唾液就顺着我的舌头流了进来,我贪婪地吸吮着,全都喝了进去。她学我的样子也想把自己的香舌伸到我嘴里,我一下子就缠了上去,吓得她赶紧躲了回去,我就趁胜追击。我们四唇相接,两条舌头在那里你追我赶地玩着捉迷藏。就在这时,我看到远处晶晶的笑意更浓,而小鹏都快趴到她的腿上去了。

「你会一直对我好吗?」梅偎在我怀里。

「我会一直对你好。」这傻妞,你问这问题有什麽意义麽。

两个人腻乎了半天,电影也要结束了,我却再也没碰她的身体。走出电影院时间还早得很,梅邀请我去她家里玩,我自然是答应下来。

她家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有套房子,平时她放学就回到这里写作业,然後等她妈妈下班一起回家,有时也在这边过夜。她早就说要我去她家玩,可是一直没赶上机会。

房子是很普通的房子,刚一进屋气氛有点尴尬,她让我随便坐,自己就跑进了房间。

我站起身来四下张望,屋子里很乾净,可能是不经常有人住的原因,显得有点冷清。就在我快等到不耐烦的时候,梅换了一身衣服出来了。看来是一套家居服装,上身是一件淡粉色短吊带,胸罩好像已经脱掉了,露出了平直的锁骨和圆润的肩头,薄薄的布料下面那微微的隆起让我遐想联翩,下面是条有褶皱的蕾丝白色过膝裙,脚上是一双卡通图案的拖鞋,露出了十个圆圆的脚趾,十分可爱。

她看到我一双眼睛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扫来扫去,嗔了一句:「讨厌,上我屋里看看。」我心想,我什麽时候改名叫讨厌了,就跟了进去。她的房间也和我想像中差别不大,有很多女孩子喜欢的毛绒玩具和缤纷可爱的色彩。我好奇地这摸摸那看看,她则坐在床上笑眯眯地看我,裙子下面的两条白白的小腿晃来晃去。

「你常在这过夜吗?」我坐在她身边。

「偶尔,我妈值班的时候我就不回去了。」

「嘿嘿嘿,一个人害不害怕啊,要不要哥哥陪你?」我一脸淫笑。

「去!讨厌!」她从柜子里拿出几本相册,我们坐在床上一边聊天一边看照片,她似乎没怎麽防备我,偶尔还紧紧依在我身上,不过我也没使坏,只是坐在床上聊天。一下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她妈妈也快下班回来了,我该走了。

「我不想让你走,可是我妈妈快回来了。」她有点委屈。

「没关系,明天不又见到了麽。」我笑笑。

她抱住我的腰,抬头亲了我一下,「嗯,那明天见!」我把双手放在她那软软的屁股上,用力捏了捏,就离开了。

第二天早晨我放下书包,就看到同桌的梅灿烂的笑脸:「来啦?快给我讲讲这题怎麽做。」我故意坏笑着说:「讲题可以,有什麽好处啊?」她歪着脑袋想了半天,说:「放学我请你去我家玩好不好?」我心里一动,表面上却不动声色:「什麽题啊?拿来看看。」一整天我都想着放学的事,这麽明显的邀约,难道……

这念头弄得我心神不宁,一天都浑浑噩噩的心不在焉,上课也什麽都听不进去,好不容易快熬到放学了,我没有像平常一样,早早收拾好东西第一个冲出教室,而是慢慢腾腾的。梅奇怪的看着我:「你今天怎麽了?这麽反常。」我看人都走得差不多了,说:「等你呢,你不是说请我去你家玩吗?」梅一愣,笑了:「骗你的,你还真信了。」这回,轮到我愣了,妈的,被耍了。我有气无力地说:「那我回家了,明天见。」梅看我像个霜打的茄子一样,笑得更欢了:「走吧,送我回家。不过我妈很快回来,你可不能呆久了。」我一把搂住梅,向外走去。

「干什麽呀你,这是学校,别这样。」

「没事,你看都没人了。」

「那也不行,呀……讨厌!」刚到她家,梅就嚷着:「好热好热!」然後扭过头假装严肃的说:「我要去洗澡,不许偷看,偷看我就不理你了。」我一脸大义凛然,说我才不偷看,我要看就光明正大地看。

梅白了我一眼,小屁股一扭一扭地进浴室了。

我心说都几月份了哪有那麽热,这妮子该不是发骚了吧,就拿起床头上的一本杂志,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看了起来。

过了不知道多久,听见门口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坐起来一看,大吃一惊。

梅裹着浴巾走了进来,一脸潮红,媚眼如丝的看着我:「这麽久了,我都没听你说过「我爱你」。」我吞了下口水,结结巴巴地说:「我……我爱你。」梅走向床边,看着我的眼睛说:「我也爱你。」说着,一下子扯下了浴巾,抱住了我。

她全身赤裸地站在我面前,我一下子呆住了,我伸出手抓住她那一对盈盈可握的乳房,轻轻地揉动,她则抱住我的脑袋,在我的脸上亲吻着,最後吻到了我的嘴唇。



女孩, 骚女孩

上一篇: 从少女变娼妇